百万身价全是保险有必要吗吃土买保险的安全感

有人说,20岁那年,江湖是鲜衣怒马,还有一朝看尽长安花;30岁那年,江湖是衣食住行,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杨琳晗今年27岁。3年来,重疾险、意外险、大病险、百万医疗险被她配了个齐。她笑称自己是“百万傍身”的人,即便出个啥岔子,好歹还有100万元能马上送到家人手里。

随着第一批90后正式步入30岁阵营,不敢穷、不敢生病成了某种“共识”,似乎稍一出错,安全感就会旋即崩塌。微博上有一个讨论话题,#90后不敢看体检报告#,讨论人数高达10.8万人次。

因为惜命,继火锅配酵素、保温杯配枸杞之后,“保险”二字被年轻人列入了生活清单,“一边穷到吃土,一边给‘安全感’买单”。

“好歹是百万身家的人

和老年人买保健品一样,年轻人买保险,图个安全感。

3年前,24岁的杨琳晗在深圳工作,机缘巧合结识了一位在保险公司工作的朋友。第二次见面,杨琳晗就从对方那里购买了重疾险,每年缴费3万多元,连续缴30年。

“也没有太了解(重疾险),看病花费在10万元以上的应该就是重疾了吧,比如开胸开颅手术、心脏搭桥手术。”联想到之前父亲出车祸时需要家里先垫付医药费,再按比例报销,以及患病的亲戚在朋友圈众筹,杨琳晗觉得,买个保险,好歹不至于因病致贫。

从深圳回到西安老家后,杨琳晗又陆续配齐了医疗险、大病险、百万医疗险、意外险等等,所有加起来,一年的保费总额接近4万元,占到她工资的1/4。

90后,曾经被称为“垮掉的一代”,但随着父母陆续进入退休年龄,他们开始发现,自己成了父母养老的“第一责任人”,“随时准备承担责任”成了常态。购买保险,成了他们兜底人生、转移风险的某种手段。

根据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布的《90后保障报告》,有八成的90后认为保险可以提升安全感,超过一半的受访90后认为,除了医保社保之外,一个人至少需要3份以上的商业保险。

今年25岁的方佩婷也给自己配置了重疾险、意外险、百万医疗险和财险,但与杨琳晗不同的是,方佩婷的父母表示很支持。方佩婷大二那年,妈妈的保险销售推荐方佩婷买重疾险,60年期限,每年缴4000元。“人嘛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”方佩婷说。

石先生(知乎名“肆大财子”)从事保险行业已9年有余,据他介绍,平日里接触到的客户以年轻白领为主,主要偏城市中产。“在缴纳社保的基础上,大家最常购买的是百万医疗险和意外险,价格便宜、门槛低。”知乎保险大V李元霸说,关注他账号的男女用户比例为4﹕6,以年轻女性居多,“特别是刚生完小孩的”。

安全感

问答社区知乎上有一个提问:为什么越来越多年轻人买保险,是因为他们身体不如老一辈吗?该问题收获了22万余次浏览。

图源:网络截图

比较普遍的观点是,尽管从身高这类显性指标来看,这一代年轻人的身体素质增强了,但同样无法忽视的事实是:疾病年轻化趋势正在“蔓延”。

早前,《2020上海白领健康指数报告》显示,上海白领体检异常比例高达99.66%。更早些时候,丁香医生在《2019国民健康洞察报告》里指出,在70前、70后、80后、90后这四个年龄段的公众中,年龄越小,对自己健康状态的打分越低;脱发、肠胃不好、皮肤状态差、妇科等问题在年轻人中较为普遍。

上海职场白领体检异常率变化趋势。图源:《2020上海白领健康指数报告》

当然,也有人回答:身体倒不是主要的,主要是安全感和价值感不如老一辈了。

“单位也给缴六险一金,一个月几百块钱,可是一旦离开公司,这个保障就给断了。”说实话,杨琳晗对保险、险种、条款等等都谈不上了解,但她相信,保险已经有了数百年历史,是靠谱的,其靠谱程度甚至一度超过了工作本身。

也是鉴于此,即便身边所有人都觉得她“不可理喻”,她还是坚持着。“有了保险,就算是生一场大病,就算几年不工作,也不会对生活造成太大影响。”再不济,假使自己出了啥意外,也还有100万元能直接送到家人手里,“算是对父母有个交代了”。

而对于方佩婷来说,母亲的生病,让她更加意识到保险在关键时刻的重要性。几年前,母亲得了癌症,总共花了20万元,部分用药是进口药,医保报不了。“幸好我妈买了不同的险种,上一家报不完的费用下一家接着报。”方佩婷说。

最终,除去医保和商业保险,方家自付了3万元左右。“如果没有保险,20万元对于我们家真不算小数目。”最近,方佩婷考虑新买一款惠民消费险,每年保费200元不到,如果一年内没有生大病,相当于钱被收走,如果生病则实报实销。
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里有一句话:世界上只有一种病,就是穷病。像方佩婷、杨琳晗一样的年轻人试图通过保险避免致贫。

买的没有卖的精?

但在更多人眼里,“坑”多、理赔难是横亘在用户和保单中间的鸿沟。

“只有到了报销环节,一些签合同时没注意到的问题才会显现出来。”方佩婷以药品报销举例,假定保险合同里约定了“ABC三种药可以报销”,那么,超过范围的其他用药都不能报销。“关键就在于,也不是学医的,根本无从得知保险合同里约定的是不是医生常开的药。”

根据《中国家庭财富指数调研报告》的数据,截至2019年末,我国仅有10.8%的居民持有商业保险,远低于邻国日本。

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助理教授王吉元将这一现象归因于“信息不对称”。过去,在投保人眼里,保险销售兼任“专家”的角色,“有任何疑问,问他们就行”。但事实上,保险销售的推销术语并非完全站在投保人的角度。

都说保险赚的是概率的钱,王吉元从专业角度肯定了这种说法:“保险精算师工资不低,干的就是测算保费的活儿。”投保人每年缴纳的保费分为纯保费和附加费,前者由精算师测算得出,一般根据历史概率,有相对规范的规程;后者则包括保险公司的运营成本、保险理赔过程中的费用支出等。

王吉元说:“保险行业有一个规律,越‘标准’的险种,利润空间越小,比如寿险。”为此,保险产品组合、创意型产品、低价型产品被各公司熟练使用,用以抢占市场、平衡利润。

但在投保人眼里,“划算”才是硬道理。王吉元将这种心理归结于保险的“消费性质”:“毕竟是花了钱,如果没发生事故,就意味着‘打水漂’了。”

或许正是摸清了这种心理,近些年返还型保险大有市场。方佩婷购买的重疾险即是如此:从20岁到80岁,每年缴纳4000元保费,如果到80岁没发生任何理赔,保险公司将返还18万元。“考虑到通货膨胀,60年之后,18万元应该已经不值钱了吧。”道理方佩婷都知道,但“钱还能拿回来”这个说辞有时是某种自我安慰。

“听上去是一个很迷人的说法,每年在基础保费的基础上再多交一些钱,一定的年限之后可以返还,但事实上,多交的这部分钱已经不再具备保险功能了,往往投资回报也比较低,只是给人一种心理安慰。”王吉元坦言,自己买保险时倾向于“最基础款”,主要有保障功能就行了。

如果有两个方案,方案一:花1万元购买保费返还型产品,期限20年。如果发生事故,可以拿到50万元赔偿;如果没有发生事故,20年之后能拿回11500元。方案二:花2000元购买非返还型产品,保额同样是50万元,如果没有发生事故,保费相当于“打水漂”。

“有些人会选择方案一,因为觉得心里平衡。但如果是方案二,用剩下的8000元去投资,即便是3%的投资收益,20年之后还能拿到12800元,比11500元是要多的。”在李元霸看来,羊毛永远出在羊身上。

“不买保险,也行吧”

“如果把钱存定期,利滚利,几十年之后的总额也和买保险的理赔金差不多了吧。”今年25岁的黄萌是一名文字工作者,属于对保险极度不信任的一类人。在她的概念里,花几十块钱买个航空意外险还行,一年花上万块钱配齐人身险显然不太行。

“大家觉得风险不值钱,消除风险也不值钱。”王吉元如是揣摩。根据王吉元的介绍,保险起源于“共同海损”,也就是莎士比亚在《威尼斯商人》里写到的海上保险,所谓“一人为众,众人为一”。

早年间,思想家胡适将保险的意义定义为“今天作明天的准备,生时作死时的准备,父母作儿女的准备,儿女幼时作儿女长大时的准备,如此而已”。

而今天,在大量的保险产品面前,买不买是个问题,买哪一款也无从下手。

“未来是不是有这么一种可能,‘提供保险购买建议’成为一个独立且中立的职业,类似国外的‘税务咨询师’,金融领域的‘基金经理’。”在王吉元看来,投保人向保险咨询支付一笔小额的费用,对方负责综合投保人的财务状况、身体情况,以及保险产品的特点、“雷”点来进行推荐。

而在独立的保险咨询成为趋势以前,王吉元认为,买保险,买卖的是风险,但“风险这个东西非常不确定”,只能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尽可能考虑到更多细节。

综合9年从业经验,石先生则总结出一些“合同中特别需要留意的点”。保险买卖的是风险,除了保额、保费、保障期限这些基础信息之外,要着重关注保障责任、免责条款、核保这三点。“不懂保险专业术语也没关系,打电话问保险公司,要确保打电话时录音,反复确定模糊点。”

配置保险本身是一个金融理财的过程,也是经济文明的体现,但王吉元也坦言,“谈保色变”无可非议。“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,在买保险之前,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花时间去学习相关知识。”

所谓相关知识,并非保险的专业概念,而是通过了解购买保险的整个过程来摸清自己的经济实力如何,自己可能存在的风险点有哪些。王吉元说:“对自己的财力有更进一步的认识,不至于等到真的发生意外再去求助社会,这是一个不太有效的想法。”

至少了解保险知识还有另外一个“溢出效应”:低价化解风险。王吉元举例说,假使觉得重疾险保费太高,没必要花那些钱,可以从改变生活方式做起,比如健康饮食、多运动。“省钱往往会成为促使一个人改变的动因,很多风险也完全可以从日常的小细节中被化解。”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杨琳晗、方佩婷、黄萌均为化名)

百万身价全是保险有必要吗吃土买保险的安全感


猜你喜欢